当前位置:首页 > 传奇人物
雕塑艺术家黄震:以人民的视觉 创作雕塑艺术文化价值
字体【 】  编辑日期:2018-8-16    编辑:青衫如故    阅读次数: 次    [ 关 闭 ]
 有人说他是怪才,也有人说他是雕塑艺术潮流的佼佼者和实践者。他的雕塑作品寓刚于柔,富有强烈的视觉张力和不拘一格的审美价值,在现代雕塑快速发展的当下,焕发出当代艺术的精神光芒。其雕塑作品《五月的风》入编国家教育教科书《美术》、普通高中标准实验教科书《美术鉴赏》,并荣获国家建设部、文化部、全国城雕委联合颁发的“新中国城市雕塑建设成就大奖”。

其代表作品分别被录入《中国现代美术全集·雕塑卷》《中国城市雕塑五十年》《百年丰碑:二十世纪中国城市雕塑》等学术专著中。他,就是出生于大别山脚下的当代雕塑艺术家——黄震。2018年3月,影像大别山“寻找那颗星”栏目组走进了他位于合肥大蜀山下的工作室。

在洒满阳光的工作室里,我们围坐在玻璃窗前矩形桌旁侃侃而谈。黄震先生蓄着中长胡须,身着休闲宽大的咖啡色布衣,浓眉的国字脸上洋溢着凝重的艺术气质。交谈中,我们仿佛看见一个懵懂的少年,因为偶然间对绘画产生兴趣,苦苦追寻艺术之路、执着圆梦的身影,仿佛看到生长在大别山淠水河畔,在家人、朋友的眼里狂放不羁的黄震,父亲希望他循规蹈矩的工作、按部就班地娶妻生子,承续香火。然而,黄震内心的梦想远非“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和妻柔”的生活,他要为自己钟爱的艺术,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哪怕前行路上有万般的艰难坎坷。

黄震说,小时候特别喜欢画画,家里褐色的土墙上,木门板和用来糊窗子的牛皮纸上到处都是自已用木炭画的画,9岁时因为看了大哥画了一幅以太阳为主题的青绿山水蜡笔画,从此就被耀眼的太阳和画里的小人、小狗而吸引了,同时对青山绿水背后的远方产生了好奇和追问,于是就用水塘里的稀泥巴做了一些泥人和泥狗,受到了父亲的夸奖,还得到了母亲一毛钱的糖果奖励,从而引发了他少儿时期用泥巴造小动物的兴趣,也许这就是自已对雕塑艺术朦胧的初心。
让黄震记忆犹新的是,当兵退伍后被分配在六安造纸厂机修车间的一幕幕,单调枯燥日复一日的工作让他产生了厌倦,却也加深了他对绘画艺术的渴望和追求。每天工作闲暇时,他全身心投入到绘画基础训练中。他不满足于现状,不甘被束缚在三班倒的工厂。于是辞职,并从1989年起,他辗转北京、上海、苏州、杭州等地,为艺术踏上了漫长的盲流之路。为此,他尝到了求学创业的艰辛困苦,他睡过地下室的门板、凌晨3点从西坝河起床踩三轮车去大钟寺买菜,回来做盒饭去国展兜售……其中的滋味自然是五味杂陈,他把这些经历当成对他意志的磨练,只要能有绘画艺术方面的事可做,所有的付出对他来说都是十分值得,他坚信,没有苦中苦,哪有甜中甜,阳光总在风雨后。


他庆幸曾遇到过许多引导、帮助他走向艺术生涯的老师、朋友。他的初中老师王帮国为他推荐了六安师范学校绘画老师方衡先生,是方衡老师为他创造了早期学习绘画的条件,并为他打开了一扇通往艺术殿堂的窗,奠定了他早期对绘画艺术的趣味和钟爱;受已故老友毕业于浙江美院雕塑系朱叶鸿影响,激发了他对雕塑及人文艺术创作有了更进一步的创作热情;后经中央美术学院钱邵武教授的介绍,进入韩美林工作室两年的实战学习……自已犹如一块“枯海绵”在雕塑艺术的海洋里如饥似渴地吸收着知识养分,为他今后不同寻常的雕塑艺术功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进入90年代,随着城市建设的飞速发展,城市雕塑也逐渐兴起,许多城市大规模兴建雕塑,以此来提升文化品质、实现城市细节营造、开展旅游事业、推动文明建设新理念。面对机遇和挑战,他更加信心百倍。1994年,黄震以山东临沂雕塑《金雀银雀》《历史的痕迹》等一些优秀作品来做为报答恩师们的教诲和培养之情。他的雕塑作品在创作理念和创作风格上,大胆突破传统的创作模式,他要实现自我,在雕塑艺术上开辟一片新天地。

1997年,黄震将一尊高达30米,直径27米,重达650多吨的巨型城市雕塑《五月的风》矗立在了山东青岛的五四广场。这是当时中国最大的一座钢质城市雕塑作品,也是一件再塑民族精神的中国现代雕塑,它承载了青岛厚重的历史文化,它是黄震突破传统思维模式,结合现代雕塑理念、思想体系和视觉意识的一种综合体现,极其完美,在中国雕塑界引起轰动和震撼。

很多人赞赏《五月的风》引领着城市雕塑的潮流。黄震对此毫不隐讳自己实现作品的快乐。他说他曾在冷寂空旷的五四广场上伫立深思。当然,灵感得益于风的召唤。他说:“当年的广场就是一大片荒地,大堆小堆的沙土,齐人高的枯草杂乱一片,海风一吹刺刺啦啦的响。我站在海边,靠在冰冷的栏杆上,隔着荒草土堆,越过去看市政府大楼。猛然,一阵风吹来,灌进我的脖子,我激灵地打了一个冷颤。风!这个字连同风的形象在黄震的脑子里闪现出来并虚拟在广场的中央。他说:“这个雕塑非我莫属了”!瞬间,他便在现场捕捉到风的灵魂,而这灵魂则是黄震的生命刻痕,是少年黄震于乡村的欢乐和忧伤中融入这个伟大民族激扬的生命意识。青岛这根“五四运动”的导火索,它所引发的风暴,席卷了整个中华大地,灌注给世界新鲜的思想和力量,继之,它也在历史的回响声中接纳了小小黄震的火热拥抱,一个人与一整个民族的炽热相拥,焕发出凛冽亮丽的现代性样式与现代性精神。 这个巨大的旋转之风,这个燃烧的红色火焰,这个当代美学奇迹和五四广场主基调和伟大的民族主旋律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

当《五月的风》顺利的从全国二千多份样稿中以其独有的创意、强烈的视觉形象、契合的文化呈现脱颖而出,最终被专家、市民以及社会各界所认同,成为青岛城市的新标志!实现了抱负的黄震轻轻地舒了口气。他明白,更大的挑战在前方等着他。
黄震没有沉浸在掌声、鲜花和赞誉中,他以严谨的艺术追求,不断在生活中对事物进行敏锐观察,来唤醒自已对雕塑艺术思维朦胧,为打破人们对城市雕塑的传统格局,他走进乡村、工厂和都市体验生活,探索雕塑创作的艺术灵感,陆续创作了大量的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宿州市中心广场雕塑《拂晓》,巢湖市世纪广场雕塑《世纪乐章》,舟山市主题雕塑《日出》等;架上雕塑:《夏娃》《逝者如斯》《向弗洛伊德致敬》《滑行的腿》等。这些雕塑真实展示了每座城市当下的经济发展及文化积淀,同时也验证了他自已坚持的艺术创作源自于生活的客观性,他常说,艺术创作不能远离生活,作品是展示给大众看的,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目的,艺术作品才会有文化价值和生命力。


黄震的名字迅速出现在报纸、杂志、电视、教科书上,他的雕塑作品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就,因此也奠定了他中国雕塑家的地位,但他并没有止步前行,相反,他在艺术创作的风格上更加精益求精了,他要继续创造出有生命力的作品。


提起大别山安徽霍山那尊气宇轩昂的汉武大帝《大驾光临》雕塑时,他指着作品架上摆放的那座《大驾光临》泥塑稿模型说:“《大驾光临》雕塑设计之初,为了解汉武大帝在六安州历史背景及文化影响,我查阅了大量秦汉时期的文史资料,先后赴陕西、河南等地考察,并沿着武帝巡守六安州霍山的途径古道,去研究战马和古车的运行特征,先后登上霍山的南岳山和复览山,感悟武帝的精气神和王者风范,寻找创作灵感。”这件作品历经了三年(2015——2017年)的时间,泥塑是在2016年伏天建模,整整三个月的时间,蚊虫叮咬,酷暑难当。光是塑泥就用了50多吨……值得欣慰的是,这尊汲取汉唐具象造型浑厚朴拙,威仪神性的武帝巡驾霍山的雕塑,将英雄主义与浪漫主义情怀刻入青铜的金属强度中,成为公共艺术领域又一座有力的标志!其蕴涵的国家、企业、公众及艺术家的精神,正体现了生逢盛世的良好社会面貌,深受霍山人民以及广大游客的喜爱。

黄震在创作上很较真,对雕塑作品的设计每一个细节都会反复思考和修改,有的甚至会修改几十个小稿,必须十分满意后才能拿出来,所有的作品都是他生命燃烧的一种置换。他认为一件好作品在没成型的阶段里,只是代表着个人的思想和创作的水准,作品成型落成后,要让你的作品成为点缀环境、陶怡生活的标杆,它必须经得起时间和大众的检验,好与坏,自已没有发言权,只有老百姓说了算。



黄震现在对书画创作和行为艺术及当代艺术策展方面很有灵动,他说,通过艺术展,让喜爱艺术的民众汲取到不同的养分,以此提高艺术感受力,从中感悟人与自然与艺术的多样性、多元性,获取艺术创作的灵感,通过大展中的绘画、雕塑、影像、设计等各类作品,探索中国当代艺术与社会不同层面的生存状态和相互交替的哲理,他和他艺术界朋友们一起呼吁人们关注时下的社会环境,引导更多的人参与到对时代艺术的思考中来,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深入生活,观察生活,通过艺术实践,丰富艺术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创造出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
衷心祝愿黄震先生,希望他的每一件作品随着时间的流逝,依然是时代文明的代言和历史记忆的见证,让充满文化价值的雕塑艺术作品迈入更广阔的空间,硕果连年。(文:杨苏力  摄影:塞北听风  候贺良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