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将星闪烁
中将滕海清 :骁将百战铸军魂
字体【 】  编辑日期:2019-3-12    编辑:青衫如故    阅读次数: 次    [ 关 闭 ]


金寨县人,1909年生,1929年参加游击队,1930年参加中国共农红军,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四方面军第四军十一师三十二团班长、排长,第三十一团副连长、连长、政治指导员,四川省巴中游击队大队长,红四方面军第十一师三十三团营政治委员、营长,第四军十师二十八团政治委员。参加了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第一二九师三八五旅教导大队大队长,新四军游击支队第二大队大队长兼政治委员,游击支队第二团团长兼政治委员,八路军第四纵队五旅旅长,新四军第四师十一旅旅长兼淮北军区第二军分区司令员、中共淮北二地委委员,第四师九旅旅长。
解放战争时期,任华东野战军第二纵队六师师长兼政治委员,山东兵团第十三纵队副司令员,华东军区苏北兵团第二纵队司令员,第三野战军二十一军军长兼政治委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高级系副主任、战役法教授会副主任,第二高级步兵学校校长,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内蒙古军区司令员兼自治区革命委员会主任、中共内蒙古自治区核心小组组长,济南军区副司令员。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共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中共第九届中央委员。
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滕海清,金寨县南溪镇人,1909年2月4日生。父亲滕良炳勤劳忠厚,靠租种富户的几亩田维持全家9口人的生活。由于家境贫穷,滕海清8岁时入私塾读了一年书便辍学回家,一边放牛一边跟着父亲学做农活。14岁时,几乎所有的农活他都能独立操作,乡邻们都夸他是个庄稼好手。1926年,他离家到霍山县当窑工。
1929年,在豫皖边界的商南和六霍地区先后爆发了立夏节和六霍两大起义,紧接着,我党在这里相继组建了红三十二师和红三十三师,开辟了豫东南和皖西两块革命根据地。如火如荼的革命斗争,使滕海清和窑工们极为振奋。这年秋天,在滕海清的带动下,30多名窑工在大化坪参加了游击队。1930年,滕海清调回家乡南溪任乡赤卫大队大队长。不久赤卫队编入红一军独立旅,10月,独立旅编入红一军第三师,参加了第一次反“围剿”斗争。1931年1月,红一军与红十五军合编为红四军,滕海清编入红四军十一师三十二团五连当战士。
红四军成立后,先后进行了磨角楼、新集等战斗。两次战斗,滕海清都表现得极为勇敢,连长也发现他是个很出色的红军战士。在新集战斗前夕,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3月,继双桥镇战斗后,他又参加攻打光山县大山寨战斗,战前他自告奋勇地加入敢死队,担任先头突击任务。在攻城战斗中,他不幸身负重伤,被安置在老百姓家养伤,但未等伤愈,他独自步行两天找到了部队。归队当天,连长任命他担任三班副班长。1931年11月,滕海清调到红四方面军随营学校学习。结业后,他先后担任红十一师三十二团八连副连长、连长,带领部队相继参加了商(城)潢(川)、苏家埠、潢(川)光(山)等重大战役。
1932年10月,鄂豫皖苏区的第四次反“围剿”斗争失利,红四方面军被迫撤离鄂豫皖根据地,向西转移。在突破平汉铁路封锁线时,滕海清身负重伤,两眼几乎失明,右臂、右手和腿部被弹片击伤。西进途中,方面军虽然不断击退数倍于己之敌的围追堵截,但部队伤亡也不断增加。在新集、土桥铺两次浴血苦战后,为保证部队轻装前进,军部不得不决定把营长以下职务的伤员就地遣散,滕海清也在遣散之内。当师部秘书长把10块银元放进他的衣袋时,他红肿不堪的双眼泪水涌流,他喊着:“我不能离开部队,我还要革命!”他拄着木棍,吊着右手,艰难地追赶着部队。他利用部队宿营的时间差,不停地赶路,30多个日日夜夜,他几乎没有休息,凭着坚强的信念和坚忍的毅力,终于追上了自己所在的部队。
1932年12月,红四方面军翻越大巴山,进入川陕边区,开辟了新的根据地。滕海清奉命在清江渡一带组建地方武装,经过10余天艰苦深入的宣传发动,一支300多人的游击大队正式成立,滕海清任大队长,积极配合主力部队作战,在反敌“三路围攻”战役中取得优异战绩。战役后,游击大队编入红十一师,滕海清先后任三十一团特务连指导员、三十三团一营政委、营长等职。在反敌“六路围攻”战役中,他率部两次担任突击任务,在东线反击的一次战斗中,他又英勇负伤,子弹从他喉颈穿出,差点牺牲。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陕北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滕海清任一二九师三八五旅教导大队大队长。1938年8月,他奉命带领150名抗大学员从陕北南下武汉,完成任务后,他受命出任新四军游击支队第二大队大队长兼政委。10月下旬,游击支队在司令员彭雪枫的率领下向豫东敌后挺进,二大队担任前卫,一路上边打边进,势如破竹。挺进豫东后,滕海清率二大队赴豫皖边区创立根据地。在亳州的芦家庙,他指挥二大队以神速勇猛的动作,歼日伪军400余人,首战告捷,军心民心大振。1939年初,游击支队整训改编,二大队改编为第二团,滕海清任二团团长。6月,二团奉命进军淮上地区,在怀远、凤台、宿县、蒙城等广大地区,滕海清指挥二团灵活机动,主动出击,打据点,破铁路,诱敌深入,设伏歼敌。两个多月,共歼敌近2000人,使淮上地区的抗日局面不断发展。叶挺军长、张云逸参谋长致信嘉勉:“捷报频来,不胜欣慰。”1940年2月,游击支队扩编为新四军第六支队,滕海清任六支队一团团长,率部先后参加了山城集、新兴集等战斗。7月,六支队与南下的八路军二纵合编为八路军第四纵队,下辖三个旅,彭雪枫任纵队司令员,滕海清任五旅旅长。
11月下旬,驻徐州和蚌埠的日伪军5000余人,配属数架飞机和20多辆坦克,对淮上地区的涡阳、蒙城进行“扫荡”,妄图一举摧毁淮上抗日民主根据地,其中近2000日伪军直扑五旅驻地板桥集。滕海清率一个团的兵力奋勇反击,他亲临前线指挥,战斗异常激烈,敌人以集团冲锋的攻势企图突破五旅阵地,但五旅将士越战越勇,上午连续打退敌人4次冲锋。下午,敌人又出动数架飞机对五旅阵地狂轰滥炸,数股敌人在炮火的掩护下,曾多次接近五旅阵地的圩壕。滕海清指挥警卫营的勇士们以白刃格斗,一次次把敌人打了回去。18日拂晓,五旅主动撤出战斗。在转移途中,又与进犯涡阳的敌军主力遭遇,滕海清指挥部队迅即展开,抢占有利地形,先敌开火,以猛烈的火力打得敌人措手不及。敌不明我军实力,惧怕腹背夹击,只好且战且退。板桥集之战,是一场硬仗,既打了防御战,又打了遭遇战,虽打得十分艰苦,但以少胜多,战绩卓著,共歼敌1200余人,击毁敌汽车、坦克19辆,飞机一架,极大地鼓舞了根据地人民坚持抗战的信心。战后,八路军总部发电嘉奖,给予高度赞扬。
1941年1月,新四军军部在苏北盐城重新成立,下辖7个师,滕海清任第四师十一旅旅长。2月上旬,国民党军队背信弃义,以9个师14万兵力大举进攻豫皖苏根据地,日伪军也乘机“扫荡”。四师面对8倍于己之敌的夹击,处境十分艰险。为保卫根据地,全师将士奋起自卫,滕海清率十一旅在涡北、蒙城等地机动转战,不断打击敌人。5月,四师主力奉命向津浦路东转移,滕海清率十一旅孤军坚持路西斗争月余后,也转移到路东。1942年11月,日伪军6000多人在飞机、坦克、骑兵的配合下,向我路东淮北根据地中心区的半城、青阳等地合围“扫荡”,妄图聚歼四师主力,摧毁淮北抗日根据地。滕海清率十一旅跳出敌人合击圈,在泗县、五河、灵璧、凤阳等广大地区与敌周旋,疲敌扰敌,袭敌侧翼和后方,积小胜为大胜,33天战斗40余次,歼敌千余人,取得了反“扫荡”的胜利。1943年3月,国民党韩德勤部向我淮北根据地进犯,侵占了根据地中心区的界头集、山子头一带,新四军军部决定以四师为主力,围歼山子头地区的韩总部、独立第六旅和保安第三纵队。十一旅与兄弟部队紧密配合,激战4小时,全歼山子头地区的敌军,俘韩德勤以下官兵1000余人,毙纵队司令、独立旅长以下官兵数百人。山子头反击战的胜利,彻底打破了国民党顽军争夺苏北、驱赶新四军的罪恶企图。
1944年,新四军开始不断地向日伪军发动攻势作战。8月中旬,为重建津浦路西根据地,四师挥兵西进,十一旅为西征主力,其三十一团担任全师先锋。进入路西,据守萧县小朱庄的顽军企图阻止四师西进。滕海清决定一定要打好西进第一仗,全歼这个“拦路虎”。23日,十一旅对敌发起全面攻击,外围战斗进展迅速,攻城战斗十分激烈,三十一团一营营长、代营长相继牺牲,滕海清立即派作战股长前去指挥。下午2点,一营终于从北面突入圩墙,南面和西面也相继突入,穿插、分割、围歼和巷战迅速推进。当敌军意欲突围时,滕海清又准确判断出敌人突围方向,电告师首长出动骑兵伏击,将突围之敌消灭得一干二净。小朱庄一战,毙敌纵队司令以下350余人,俘敌副司令以下1000余人。滕海清成功地指挥了小朱庄战斗,为胜利西征立下了第一功。
小朱庄战斗后,四师乘胜前进,连战连捷,十一旅连克敌据点10余处。四师挺进路西月余,很快控制了方圆百余公里的广大地区,迅速恢复路西根据地。10月,国民党顽军王毓文部近3万人,凶恶地向我路西部队围攻。滕海清指挥十一旅与兄弟部队协同作战,采用集中兵力歼其一部,而后各个击破的战术,在山城集、保安山等地一举粉碎了数倍于己之敌的进攻,歼敌3600多人。11月下旬,十一旅取得马头寺战斗胜利后,滕海清被调任九旅旅长。
1945年8月,中共中央针对蒋介石大肆窃取抗战果实、坚持独裁和内战的图谋,采取“以谈对谈,以打对打”的策略,在战略上制定了“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方针。10月10日,滕海清奉命率九旅与新四军二师四、五旅一起踏上北上山东的征途,参加津浦路中段战役。第一仗是在鲁南的界河阻止北进的国民党吴化文部。滕海清指挥九旅迅速进入作战地域,战至11月3日,九旅将士与兄弟部队一起奋力拼杀,共歼敌4000余人,俘敌军长、师长各一人,其中九旅歼敌1300余人。第二仗是临(城)韩(庄)战斗,历时20天,共歼敌2万余人,在攻克凤凰山、兴隆庄等战斗中,所属三个团打得尤为顽强,付出了伤亡460多人的代价,但此役彻底粉碎了敌人北进的企图。
1946年1月,九旅和二师四、五旅正式组成山东野战军第二纵队。6月,蒋介石利用和谈之机完成全面内战的准备和部署,向我各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7月下旬,敌以12个旅的兵力,分三路进占淮北解放区,二纵奉命秘密南下淮北。在朝阳集,滕海清指挥九旅以凌厉的攻势,先后消灭据守尚桥、杨桥的敌军后,又担任攻击枕头山的敌军主阵地任务。朝阳集一战历时2天,共歼敌5000余人。12月,华野发起宿北战役,九旅奉命主攻人和圩。人和圩是敌六十九师指挥部所在地。经过一天一夜的血战,九旅攻克人和圩,俘敌副师长以下官兵3000余人,是役全歼国民党整编六十九师2万余人。宿北战役征尘未洗,滕海清又率九旅在苏北沭阳地区英勇阻击敌一个师的援军,有力地配合与保证了鲁南战役的胜利。
1947年1月下旬,山东野战军与华中野战军合编为华东野战军,原山野二纵九旅改编为华野二纵六师,滕海清担任六师师长。合编后,二纵再次北上山东,参加了白塔埠和莱芜战役。国民党军队自3月下旬起,开始向山东、陕北两个解放区实行重点进攻。5月,华野发起孟良崮战役,全歼国民党“王牌”部队整编第七十四师,击毙师长张灵甫。六师在阻援和钳制敌军战斗中,打得主动勇猛,战绩优异。6月下旬,山东战场的敌军以32个旅24万人的兵力,向沂蒙山区大举进攻。六师在沂蒙山区与敌周旋,在大踏步地运动中捕捉战机。7月17日,在南麻攻坚战中,六师担任主攻任务。敌军阵地1200多个子母堡,彼此通联呼应,攻击难度可想而知。滕海清周密部署,靠前指挥,率六师与敌苦战四天四夜,共歼敌12万人。9月,国民党陆军副总司令范汉杰又调集20多个旅的兵力,对胶东实施“九月攻势”。野战军首长决定在运动中寻机歼敌,先后发起诸城、胶河、莱阳等战役。在胶河战役中,滕海清率六师主攻三户山、林家庄、吕山、山阳庄等敌军阵地,连续打了几个很成功的野战阵地攻坚战。攻克山阳庄一战,全歼敌援兵一个整旅。胶河大捷后,滕海清于10月调任十三纵队副司令员。
1948年2月,滕海清升任华野二纵司令员。到任10余天,二纵即由胶南向华中挺进。到达苏北后,二纵与在苏北坚持斗争的十一纵、十二纵组成苏北兵团,并立即发起益林战役,由二纵担任主攻。益林外围地形开阔,城内外水壕纵横,明碉暗堡密布。滕海清等纵队首长决定以四师、五师主攻,六师打援,并亲赴各师、团作战前动员。3月16日夜,战斗打响,二纵各部紧密配合,激战三天三夜,共歼敌7000余人。兵团初建,首战告捷,中共华东局、华野和中共中央先后致电祝贺。5月,敌军以17万人的兵力对苏北兵团实行南北夹击。盐南一战,歼敌3000多人,兵团首长决定迅即突围。突围途中虽险象迭生,但滕海清等纵队首长临危不乱,指挥若定,成功突围,转危为安。
11月,在淮海战役中,苏北兵团的任务是追歼南逃的黄伯韬兵团一七军。滕海清率二纵神速疾进,将一七军军部包围于刑圩。13日下午,二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歼灭一七军教导团后,迫军长孙良诚率军部及二六师6000多人投诚,其二六一师在溃逃中被二纵四师全歼。继而二纵又奉命阻击敌援兵七十四军。16日,敌军在炮火和坦克的掩护下向二纵各阵地狂攻,经一天一夜激战,遭受重创的敌军被迫退逃。24日,中原野战军又将黄维兵团包围于双堆集地区。根据华野部署,二纵等部的任务是迅速切断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与黄维兵团的联系,配合中野围歼黄维兵团。二纵等部以锐不可当之势,快追猛打,迫李、刘兵团西撤50多公里。12月1日,二纵又奉命由固镇飞兵西南,一天两夜,急行军100多公里,进至永城县。此时,华野各纵已将杜聿明的三个兵团包围于陈官庄地区。二纵阵地距敌杜聿明集团指挥部仅二公里,是阻敌突围的要冲。滕海清嘱示各师, 二纵的位置就是杜聿明的口袋底,一定要有死守死堵的决心。13日下午,敌军以步兵、炮兵、坦克协同作战的“滚筒战术”向二纵阵地猛攻,企图打开一条生路。敌七十军军长亲乘坦克督战,战斗极度炽热化。激战2日,敌人未能前进一步,只好孤守待援。1949年1月6日,总攻开始,二纵在滕海清指挥下,步炮协同,勇猛出击,相继攻占李明庄、范庄、王庄、穆楼等敌军据点,守敌无一漏网。10日,淮海战役告捷,全歼国民党军555万人。二纵在整个战役中,转战1200多公里,歼敌4万余人,为淮海战役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1972年秋,率领北京军区机关指战员进行长途野营拉练。此为在河北省蓟县。前为滕海清。
1949年2月,二纵改编为第三野战军第七兵团二十一军,滕海清任军长。3月中旬,滕海清率二十一军分路进至长江北岸,开始为期20天的渡江备战。4月20日,二十一军六十三师迅速攻占了两个江心洲。21日夜,二十一军各部冒着敌军密集的炮火强渡长江,次日12时,全部渡过长江,转入长途追歼逃敌的作战。夏日的江南,闷热多雨,道路泥泞难行。滕海清指挥二十一军克服一切困难,日夜兼程,神速疾进,不给敌人以喘息的机会,与友邻部队并肩作战,以狂飙之势,横扫南逃残敌,并先后攻占钱塘江大桥,解放杭州、温州等城市。1950年7月,二十一军又参加了解放舟山群岛和温州湾诸岛的战斗,为解放全中国立下了卓著战功。

新中国成立后,滕海清于1951年调入南京高等军事学院学习,毕业后留校,担任学院高级干部系副主任、系政治部副主任等职。1955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高级步兵学校校长,同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61年至1980年,先后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内蒙古军区司令员兼内蒙古自治区革委会主任、党的核心小组组长、济南军区副司令员等职。1969年4月当选为中共九大代表、九届中央委员。1975年1月当选为全国四届人大代表。1987年3月离职休养,1988年荣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7年10月26日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8岁。翌年4月1日,依照他生前的遗嘱,滕海清将军的骨灰,由北京送回家乡金寨县红军烈士陵园安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