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将星闪烁
少将汪少川 :从贫农的儿子到将军、部长
字体【 】  编辑日期:2019-4-25    编辑:青衫如故    阅读次数: 次    [ 关 闭 ]

金寨县人,1915年生,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1年转入中国共产党,1932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霍山县燕子河区省共区委书记,十三师二一九团营部书记、团总支书记,第七十四师师部秘书,霍山县团山便衣队政治指导员,中共黄冈中心县委书记。坚持了鄂豫皖边区三年游击战争。

抗日战争时期,任新四军第四支队手枪团政治委员,淮南抗日游击纵队政治委员,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独立第四团政治处主任,苏中军区第一军分区高邮独立团团长,淮南军区路东军分区天(长)高(邮)支队司令员,路西军分区滁县总队副总队长,中共嘉山县委书记、嘉山部队政治委员,第二师六旅政治部主任。

解放战争时期,任苏中军区第三十一旅副政治委员,华中军区卫生部政治部主任,华东军区新兵训练处政治部主任,后备兵团政治部主任,苏北军区政治部主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苏北军区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江苏军区政治部主任,第三十一军政治委员,国务院建筑工程部副部长兼政治部主任,交通部副部长兼政治部主任。第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

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国家交通部原副部长汪少川同志,是由一个贫农的儿子逐渐成长为人民军队将军和共和国部长的典型。他的一生是充满传奇的一生。

经受血与火的洗礼

19151117日,汪少川出生在金寨县燕子河镇杨畈村一个贫农的家里。他自幼聪明、勤奋。9岁时,全家节衣缩食,让他念了三年私塾,后因家境贫寒,只得辍学务农。

19296月,如火如荼的农运席卷了皖西。已是农会主席的父亲汪永熙在永佛寺地区组织了一支400多人的红色赤卫队,并任总指挥。在他的带动下,年仅14岁的汪少川随两个叔父和两个哥哥参加了赤卫队。一次,父亲让他化装成小乞丐,到几十里外的天堂寨打探地主反动武装的虚实,他把敌情摸清后,领着赤卫队打了一个胜仗,一次就缴枪几十支。

19306月,国民党军队将赤卫队重重包围在金家寨以南的抱儿山。赤卫队与敌血战两昼夜,毙伤敌200余人,终因寡不敌众,弹尽粮绝,队伍被打散。汪少川的叔父和哥哥们全部牺牲,父亲身负重伤被俘,宁死不屈,被砍头示众,不准收尸。汪少川趁夜暗滚下山崖,躲过敌人搜索,在群众掩护下脱险。反动民团烧了汪家房子,以“匪婆”罪名强逼汪少川的大嫂、二嫂改嫁和卖人。母亲带着几个年幼的弟妹离乡背井,四处乞讨。

红军打回来消灭了民团,汪少川才从深山里走出来。在父亲的衣冢前,汪少川发誓:血债要用血来还!

在红军队伍里成长

1930年春,汪少川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1年,先后担任乡、区少共书记,5月出席了皖西北第一次代表大会,年底转为共产党员。

1932年夏,敌以重兵对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发动第四次“围剿”,汪少川在随红军主力后撤途中,参加了红军。开始在红二十七军任战士、班长,不久就当上了红二十五军第二一九团党务委员会书记。

1933年,在围攻七里坪战役中,鄂豫皖省委主要领导人继续执行张国焘的错误路线,在红二十五军中展开“大肃反”。汪少川被莫须有地定为“反革命第三党”,后经战友、老乡万洪炳力保,师政委责成放人,才幸免一死,但仍被撤掉团党务书记职务,下到师卫生部去当挑夫。

19345月,汪少川在河南光山县凌云寺的一次激战中负重伤,经两个月治疗伤愈后,回到红二十五军七十四师给梁从学师长当秘书。7月中旬,敌东北军数个师尾追我红二十五军不舍,其先头第一一五师进至殷家冲西北的长岭岗一带。七十四师殿后,并先敌隐蔽抢占长岭岗山顶。汪少川发现敌军动作迟缓,并就地生火做饭,即对梁师长说:“东北军不善山地作战,我居高临下,对其实施反冲击必胜无疑。”梁师长让他请徐海东军长定夺。汪少川追上后,向徐军长报告了这一想法,徐军长遂令七十五师调头迂回敌两侧,七十四师由山上向敌反冲击。敌在我三面夹击和强大的政治攻势下溃不成军。这一仗,共歼敌五个营,缴获机枪60挺、长短枪800余支。长岭岗大捷,给敌三个月“围剿”边区红军主力的计划当头一棒,极大地鼓舞了根据地军民。

大别山上的点火人

19349月,红二十五军实行战略转移前,徐海东军长从部队抽出12个骨干组成鄂豫皖边区第一个便衣队——团山便衣队,汪少川任指导员,在霍山县的团山、燕子河、白莲涧、董家河一带发动群众,发展党员,组成了中共霍山县六区区委,在掩护伤病员、牵制打击敌人、收集情报、开辟新区等方面卓有成效。接着,到鹞落坪大岗岭和宿松县罗汉尖开展活动。在罗汉尖他了解到有个曾当过国民党军官的朱超云,因不满蒋介石出卖东三省而被革职回家,于是就主动与他接触。在汪少川的教育、帮助下,朱超云卖掉家产,购置枪支弹药,拉起了一支200余人的“宿松抗日救国军”并任司令。之后,他与便衣队联合行动,打垮了当地反动武装。

19365月,汪少川任红二十八军黄冈便衣队队长。经一年多努力,他们建立了黄冈中心县委(汪任书记)和四个区委;创建了以大崎山、杜皮咀为中心的游击根据地;扩建了两个战斗营,补充给红二十八军;安置了大批伤病员;筹集了大量药品和日用物资并上交银元20余万块。黄冈中心县、区委在人、财、物上给部队极大支持,成为红二十八军在鄂豫皖坚持三年游击战争的重要后方之一。

江淮抗日显神勇

抗日战争爆发后,以红二十八军为主体改编的新四军第四支队挺进皖中、皖东前线。1938917日,时任四支队手枪团政委的汪少川,奉命率该团二、三分队,配合第七团三营,在安庆、桐城公路的棋盘岭,成功地伏击了两路日军,毙敌80余人,击毁装甲车两辆,缴获长短枪45支。

1022日,支队参谋长林维先率第七团、手枪团、特务营和新兵营攻打无为县,以手枪团与特务营攻歼无为外围襄安镇的一个伪保安大队。

不料,该敌已闻风龟缩到镇东一个预先设防的大庙里。敌装备好、火力强,我若强攻,不仅伤亡大,且易受挫,影响全局战斗。总攻时间迫近,汪少川果断带上一名参谋和两名警卫员,泰然自若,英勇机智地与敌唇枪舌剑近一小时,经一番义正辞严的政治攻势,加之庙外我军事威慑的配合,彻底摧垮了敌观望和侥幸心理,终于兵不血刃地降服了这支拥有300多人枪的伪保安大队,保障了对无为县攻歼战的顺利进行。

1938年下半年,四支队已挺进至皖东地区。手枪团除执行作战任务外,汪少川带领小分队到舒城县的中梅河、晓天、东西港冲等地进行募捐,宣传我军抗日救国主张,号召爱国青年参加新四军。经半个月努力,舒城地区掀起了抗日救亡热潮,有400多名青年报名参军。四支队司令员高敬亭从部队抽调一批干部,将这支新兵队伍编为四支队下属的“淮南抗日游击纵队”,梁从学调任该纵队司令,汪少川任政委。

19394月,汪少川和梁从学带领纵队进至淮南、合肥一带,将寿合游击纵队郑抱真部700余人编入淮南抗日游击纵队,郑抱真为纵队司令员,梁从学为副司令员,汪少川为政委。从此,这支部队与兄弟部队一起转战南北,立下不少战功。

为革命忍辱负重

1939624日,高敬亭被错杀后,原红二十八军许多干部受到株连。汪少川被视为高的干将,本想对他采取严厉处置,无奈他苦大仇深,对敌斗争坚决,功劳很大,又无任何把柄可抓,只好把他从团职降到营职,并送皖南军部去学习、改造。19401月,汪少川被调离部队,到地方独立团任政治处主任。之后,又先后任高邮县独立团团长、天高支队副司令、滁县纵队副纵队长兼主任、津浦铁路南段工委会书记兼铁路便衣大队长兼政委、嘉山县委书记等职。直到1945年初,由时任新四军二师政委谭震林保举,才重新回到部队,任二师六旅政治部主任。他随部转战淮南、淮北,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条件下,面对日伪军的夹击,英勇顽强,浴血奋战,出色地完成了坚持淮南津浦路西根据地的光荣使命,为夺取抗战的最后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解放战争的三年里,汪少川先后任华中军区第三十一旅副政委、华中军区卫生部政治部主任、华东军区后备兵团政治部主任、苏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等职。先后参加了苏中、宿北、鲁南、莱芜、淮海和渡江等一系列重大战役,为彻底推翻蒋家王朝、建立新中国进行了最后的大决战。

镇守海防前哨再立新功

新中国成立后,19555月,汪少川从江苏省军区政治部主任职位上调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三十一军政治委员,同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三十一军地处福建闽南地区,与盘踞在金门岛的蒋军仅一水之隔,是祖国东南沿海的最前哨。到职后,汪少川在加强部队思想政治建设的同时,加强训练,加强战备,从根本上提高部队的战斗力。

1958823日至12月底,该军与福建前线炮兵对金门守敌进行了震惊中外的惩罚性炮击,共击沉、击伤敌各型舰艇24艘,击落、击伤敌机37架,毙伤敌中将以下官兵2000余人。

在炮战中,汪少川深入一线炮阵地,向参战官兵传达国防部通令嘉奖和来自全国各地的慰问电、慰问信,极大地鼓舞了指战员的士气。在炮战第二阶段,他还多次到前沿广播站,鼓励工作人员及时对敌播发我各项文告、命令和通知,用正义之声瓦解、感召敌岛蒋军。

19626月,蒋帮在美国唆使下,企图窜犯我大陆,福建前线三军进入紧急战备。汪少川和军其他领导同志召开会议,传达上级命令,结合形势、任务,进行有力的战前动员,组织干部家属子女转移到后方留守处,或返回原籍。他以身作则,支持任厦门日报党委书记的爱人张少先坚守岗位。同时,动员正在上高中的大儿子汪江淮参军,并让他到最前沿的连队去当兵,以示报国。这些举动,一时间在军内外传为佳话,对稳定军心、民心起到了积极的影响。

从将军到部长

19649月,汪少川前往国家建筑工程部任常务副部长兼政治部主任。到任后,他首先进行了普遍的调研,针对存在的薄弱环节,连续举办了三期领导干部学习班。促进了建筑工程部各项工作。

1970年春,他到四川三线建设指挥部任副组长,一直干到1978年底。19792月,汪少川被任命为交通部副部长兼政治部主任。他坚决拥护、支持邓小平同志在思想、政治和理论上拨乱反正的英明决策以及“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原则。与此同时,他强调要狠抓交通建设和运输生产的改革开放、创新和发展。他多次深入到部属的港航单位检查工作,视察全国公路建设和养护工作,并根据交通行业的特点,提出进一步提高职工素质、加强精神文明建设、提高服务质量的措施,为交通事业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余辉映晚霞

1982年底,汪少川退居二线,并连任全国第六、第七届政协委员,他还担任了《南方三年游击战争》、《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八军战史》、《新四军第四支队简史》等编委会的工作,亲自撰写了十余篇回忆录和史料,共计67万余字。

当他得知安徽省舒城县要筹建“敬亭小学”和整修四支队司令部、政治部旧址时,主动提议在四支队战斗和工作过的老同志集资捐款10万元,汇给当地有关部门。

19956月,汪少川正式离休。当月,他不顾年届八十的高龄,重返大别山故里。他怀着深切的感情拜谒故去的老战友,与乡亲们长谈,寻访当年的战场和部队驻扎过的旧址。

党和人民没有忘记这位为革命效力70年的老红军、老干部,19996月,中组部下文,将汪少川调为正部级待遇。汪少川说:“我已离休多年,现在又重病在身,为党为人民已经做不了任何事了,组织上还这样关心、照顾,实在是过意不去呀!”

2002627日,汪少川病逝于北京,享年87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