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将星闪烁
少将王远芬 :将军本色是布衣
字体【 】  编辑日期:2020-1-6    编辑:青衫如故    阅读次数: 次    [ 关 闭 ]

金寨县人,1907年生,1928年参加农民协会和赤卫队,1929年参加商城县教导营,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四方面军第四军十一师三十三团排长、三十二团特务连政治指导员,南江县独立营政治教导员,第十二师三十五团营政治教导员、三十六团参谋主任、师谍报科科长,第十师二十八团参谋长。参加了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第一二九师三八五旅七六九团参谋、参谋长,第三八五旅独立团团长,太行军区第一军分区参谋长。

解放战争时期,任太行军区第一军分区副司令员、司令员,太行军区参谋长,晋冀鲁豫军区第十三纵队参谋长,河南军区安阳军分区司令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河南省军区参谋长、副司令员。

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6212月在郑州病逝。

 

1959年至1961年三年困难时期,在河南省军区大院里,人们经常看到一位衣着朴素的老人在种菜、栽苗、除杂草,不知内情的人以为他是一位辛勤的老园工,可他却是身经百战、多次负伤的王远芬将军。

烽火英雄

王远芬,1907年出生于金寨县斑竹园乡的一个贫农家庭,少儿时常常受冻挨饿,有病也无钱医治。稍长,他就给人打长工做短工,一年忙到头却仍然衣食不周,家徒四壁。他恨这世道不公平,盼望着有一场天火烧毁这黑暗的世界。

就在这时,中国共产党在大别山点燃了革命烽火。他于1928年参加农民协会和赤卫队,积极参加打土豪、抗捐税、减租息的斗争。19295月商南立夏节起义中,他和赤卫队员们攻打民团,收缴枪支,分地主浮财。起义后,他被编入红三十二师学兵团。随后,他参加了粉碎敌“鄂豫会剿”、支援六霍起义、攻打商城、开辟豫东南革命根据地的斗争。19318月,王远芬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第一、二、三、四次反“围剿”斗争。

193111月至19326月,王远芬担任红四军十一师三十三团排长,先后参加黄安、商潢、苏家埠、潢光四大战役。红四方面军在这四大战役中歼敌6万余人。紧接着又苦战4个月,虽给敌以重大杀伤,却未能打破敌30余万优势兵力的第四次“围剿”,主力被迫西征。19321019日拂晓,方面军主力到达鄂北枣阳的新集地区准备稍事休息,不料遭到敌人的突然袭击,其中敌一个旅已冲到红十一师师部和三十三团团部跟前。生死关头,红军指战员不顾连续行军作战的极度疲劳,奋起反击,激战数小时,终将突入之敌一个旅消灭。混战中,王远芬带领全排战士与敌肉搏,全身多处受伤,仍英勇奋战,直至战斗胜利,受到上级表扬。战后,全军动员近千名伤员留下隐蔽养伤,每人给十几块大洋。但王远芬坚决不收,强烈要求随军行动,以顽强的毅力坚持行军,不要人抬扶。22日中午,前卫第十一师到达枣阳西南的土桥铺时,前有敌两个师据守沙河拼命堵击,后有数师之敌尾追,两侧有敌包抄。在这紧急情况下,王远芬带伤坚持战斗。经浴血奋战,红十一师打开通道,击溃两侧敌人的进攻,使全军胜利通过沙河和襄花公路,粉碎了敌人企图一举歼灭红四方面军主力于襄阳、枣阳、宜城地区的阴谋。他随军徒涉丹江,两越秦岭,过汉水,翻巴山,突破重围,艰苦转战1500公里,到达川北,投入创建川陕根据地的斗争。

19332月,中共川陕省委和川陕省苏维埃政府成立,王远芬调任红十一师三十二团特务连指导员。当月,四川各派军阀以田颂尧为川陕边区“剿匪”督办,纠集6万兵力分三路围攻,企图消灭或驱逐刚刚立足的红四方面军。三十二团在南江侯家梁阻击敌第五师3个团的进攻。战斗中,由于王远芬率领特务连勇猛穿插,为全团总攻创造了条件,至6月中旬粉碎了敌“三路围攻”。不久,该团被川陕省第二届工农兵代表大会授予“以一胜百”奖旗,王远芬和特务连也受到上级表彰。

19336月底,部队扩编,王远芬调任南江县独立营教导员,他抓紧发展和训练地方武装,向主力红军输送兵员。在193311月至19349月的反“六路围攻”作战中,他历任红十二师三十五团营教导员、三十六团参谋主任,曾在战斗中再次负伤,为保卫和发展根据地作出了贡献。193411月,部队进行整训,他担任红十二师谍报科长,在广元、昭化和强渡嘉陵江等重大战役中,指挥谍报人员巧捉“舌头”,收集情报,为战斗胜利创造了重要条件。

193610月,经过长征的王远芬担任红四军十师二十八团参谋长。在中央军委前敌指挥部直接指挥下,参加了宁夏、甘肃的萌城、甜水堡战斗。由于长期未获休整,二十八团弹药、兵员及人员的体力消耗都极大,但指战员们不顾疲劳,前仆后继,以白刃战与装备精良之敌英勇战斗。王远芬等各级干部身先士卒,带头冲锋,顽强战斗,歼敌胡宗南一部。接着,二十八团参加了陕甘宁边境的山城堡战役,再次打击了敌胡宗南部,扼制了国民党军对陕甘革命根据地的进攻。

革命功臣

全面抗战爆发后,王远芬担任八路军一二九师七六九团侦察参谋。193710月中旬,作为一二九师先遣团的七六九团根据师首长的命令,决定袭击晋北代县阳明堡的日军飞机场。他亲率侦察人员到阳明堡实地侦察,了解到机场里共有24架飞机,白天轮番去轰炸太原、忻口,晚上都停在这里;敌军一个联队大部都驻在阳明堡街里,机场里只有一小股守卫部队。根据他侦察掌握的机场周围地形和场内情况,团首长对作战方案进行周密而详尽的研究。19日晚,该团以突袭战术,炸毁敌机20余架,毙伤敌军百余人。捷报发出后,国民党军政官员无法相信:“就凭八路军那破武器还能打飞机?根本不可能!”可是自1020日起,忻口、太原连续多日都没遭到敌机的轰炸,他们才不得不相信:夜袭阳明堡飞机场,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有力地支援了国民党军进行的忻口战役和太原保卫战。

此后,王远芬参加正太铁路沿线的交通破袭战,与日军作战20余次。19383月初,一二九师主力南下至邯(郸)长(治)大道北侧,刘、邓首长决定以“吸打敌援”的战法,派七六九团强袭黎城,另以4个团兵力打击涉县、潞城增援之敌。他带侦察员化装到黎城观察地形,了解敌情,为团首长研究作战方案提供可靠情报。316日凌晨,他随七六九团一营袭入黎城,与1500余日军激战。涉县之敌闻讯后迅速出动数百人驰援,遭七六九团主力伏击,逃回涉县;潞城之敌出动1500余人出援,在神头岭地区遭一二九师主力伏击,被歼大部。3月下旬,为扰乱敌西进计划,七六九团又参加了响堂铺伏击战,与七七一团击毁敌汽车180辆。日军大惊,调集3万兵力分九路围攻一二九师主力。经23天激战,一二九师粉碎了敌“九路围攻”,歼日军4000余人。

19385月,王远芬任七六九团参谋长,随一二九师主力挺进冀南,协同地方党组织领导人民开展抗日游击战争。19398月,他调任三八五旅独立团团长,在太行山区运用阻击、伏击、麻雀战、地雷战、破袭战等战术,迟滞消耗敌人,粉碎敌人的多次大“扫荡”。19408月起,他率部参加百团大战,在正太铁路阳泉以西段、榆社至辽县(今左权)公路沿线,开展大规模的交通破袭战,收复多座城镇,粉碎了日军封锁、分割我抗日根据地的“囚笼政策”。

19417月,他调任太行军区一分区参谋长,参与指挥冀西军民开展广泛的群众性的游击战争,不断粉碎日伪军的封锁、扫荡、蚕食、伪化和“治安强化运动”,度过抗日战争的最困难时期。19458月,他任十二分区(原一分区)副司令员,率分区武装积极参与总反攻,先后解放赞皇、临城、内邱、商邑县城及日伪据点数十处。抗战中,他不仅指挥战斗英勇果断,而且注重部队建设,在一分区先后组建6个团的地方武装,培养了一批干部。

194511月,他担任太行军区一分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194612月,任一分区司令员,19477月,调任太行军区参谋长。其间,他率分区军民进行自卫作战,粉碎国民党军的多次进攻,并发展地方武装,使分区基干团上升到野战部队。19482月,由太行军区两个独立旅和从华东战场归建的独立师组成晋冀鲁豫军区第十三纵队,不久,王远芬兼任十三纵队参谋长,先后参加临汾战役、晋中战役、太原战役,指挥部队以坑道作业、连续爆破等战术手段,攻占设防坚固的重要城市,为人民解放事业立下了不朽战功。

平民本色

1949820日,中共中央华北局和华北军区决定,以原冀鲁豫军区为主,和太行、太岳、冀南军区各一部组成平原军区,调王远芬任平原军区安阳军分区司令员。1952年平原省及军区撤消,他任河南省安阳军分区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同年12月,调任河南省军区参谋长。19564月,任河南省军区副司令员。

几十年来,王远芬无论是在烽火连天的战争年代还是在和平建设时期,无论是身处贫穷闭塞的边远山区还是住在交通便捷的城市,无论是当战士、基层干部还是身任高级指挥员、荣升共和国将军,都始终保持着艰苦朴素的平民本色。他每到一地,总是与当地群众水乳交融,情同手足,丝毫没有官架子,大人、小孩也总喜欢围着他问长问短,谈心拉呱,把他当作贴心人。

1941年至1943年,日军疯狂“扫荡”太行山区,实行“铁壁合围”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加上当时严重的自然灾害,太行军民进入非常艰苦的斗争时期;尤其是一分区北控正太路,东临平汉路,南逼邯长公路,石家庄、邢台、邯郸等地日伪军不惜一切代价加紧进攻和掠夺,一分区的斗争更显激烈和艰苦。王远芬和一般干部战士每天顶多只能配给半斤小米,掺上野菜作两顿,半干半稀吃个半饱。他和分区首长号召大家学习和发扬工农红军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咬紧牙关,克服困难,去夺取胜利。他与士兵同甘共苦,经常到山上挖野菜充饥,冬天挖不到野菜,就带领机关人员到几十里外的山村买玉米核,回来碾碎充饥,结果吃得人人肚子发胀,解不下大便。尽管这样,当他得知发生饿死人的情况时,他又带头节省口粮救济灾民,还带领干部战士帮助群众灭蝗、抗旱、翻地、种庄稼,爱护群众的一草一木。为了减轻人民的负担,渡过难关,他和全分区军民积极响应毛主席发出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号召,加紧开展大生产运动,带头上山开荒,种粮种菜,迅速缓解粮菜困难。到1943年,一分区的干部战士,每人都完成了3个月粮食和全年蔬菜自给任务,从而战胜了敌人封锁和自然灾荒带来的困难。

1959年,郑州段黄河出现特大洪峰,形势严峻。王远芬因从小有病无钱治,战争年代又多次受伤,积劳成疾,身体状况很不好住进医院。可他得知广大指战员和群众都奋战在抗洪第一线,连忙提前出院,赶到黄河岸边指挥抗洪抢险,累得哮喘病复发。大家纷纷劝他回家休息,他坚决地说:“水情就是敌情,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是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你们放心,我能挺得住!”他像战争年代一样,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和有我无敌的大无畏精神,连续许多个日日夜夜都奋战在黄河边上,硬是坚持同广大群众一道战胜了洪峰。

王远芬一生俭朴,廉洁奉公,永远甘当劳动人民一分子。1955年底他从安阳军分区调到河南省军区,搬家时警卫员误将军分区的一只绿色搪瓷脸盆带到郑州,他发现后,执意要叫人捎带回去。警卫员见他的两个女儿正用着那只脸盆,便轻声嘀咕 “一点小事,算了”。他毫不含糊地说:“小事也应分得清,不要占公家的一点便宜嘛!”直到警卫员汇报已妥善归还后,他才放下了心。他常对身边的人说:“战争年代无数先烈牺牲了,革命胜利后也有许多功臣放弃城市生活,回家种田去了。我们要珍惜今天的生活,好好工作,为国家为人民多作贡献!”因此,他总是勤奋忘我地工作着。只要有空,他就带领全家人和警卫员在房前屋后种瓜菜或干其他杂活,吃的是粗茶淡饭,穿的是缝补多次的旧衣裳,从不奢侈浪费,他总是要求儿女把掉在桌上的饭粒捡起来吃掉,不要浪费一粒粮食。196212月,他病逝于郑州,年仅55岁,过早地离开人世,长眠在黄岗寺烈士陵园。

 

 

    分享到: